178-7104-0006

百度撤回“大刀”

2020-03-03 20:58:30

最后关头,百度撤诉了。

历时两年有余的“中国无人驾驶第一案”,在经历两次庭审之后,就此虎头蛇尾地落幕。

日前,无人驾驶初创公司中智行发布声明称,根据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下发的(2017)京73民初2000号民事裁定书,百度已于日前撤销对中智行现任CEO、百度前高级副总裁和自动驾驶事业部创立者王劲侵害商业秘密侵权案的诉讼。

该案是2017年以来百度公司以“竞业协议”为由对前员工发起的多起诉讼中,纠缠时间最长的一起案件,也是几年来百度在“竞业协议”方面首次没有赢得诉讼。

这一系列诉讼,抛开前员工们行为的正当性不论,折射出百度对于未来的焦虑。

字母榜(ID:wujicaijing)梳理后发现,百度的诉讼对象基本可以分为两类:一是跳槽存在竞业关系公司(今日头条)的前员工,这是对于流量被分割的现状焦虑;二是创立自动驾驶相关竞业公司的前高管,这是对于被百度视为未来的自动驾驶赛道被抢占的焦虑。

总体来看,起诉出走的前员工,可以视为百度阻止人才流向对立面的“节流”策略;而对王劲的撤诉,则意味着百度人才“节流”策略第一次失效。

百度和头条的人才战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很多百度员工离职后都选择了加入今日头条,李成刚就是其中一员。

李成刚是见证过百度辉煌的老员工。他于2011 年 7 月入职百度,从事技术研发相关工作,一路伴随着百度公司迎接3G、4G的挑战,步入移动互联网时代。

2017年12月,在百度呆了6年有余的他最终和身边大多数同事一样,选择离开,并在不久后加入了今日头条关联公司,然而矛盾也由此产生。

2018年6月,百度方面因认为李成刚入职今日头条关联公司,涉嫌违反了竞业协议,将李成刚诉上劳动仲裁部门,面临共计100万余元的竞业限制补偿金退还及违约赔偿。

据媒体报道,李成刚入职时和离职都和百度签署了竞业协议,根据双方最终所达成的竞业协议,李成刚离职之日起一年以内不得加入百度竞争对手公司及其关联公司,而在这一年中,百度则需要向李成刚按月支付一定数额的经济补偿。

然而,从百度离职后不久,李成刚在还处于竞业限制期内的情况下,一边继续拿着百度给的竞业补偿金,一边悄悄违约入职今日头条,并涉嫌将前东家百度公司的商业机密透露给新东家今日头条。在收集证据之后,百度将李成刚诉上劳动仲裁部门,要求其立即停止违约行为,返还竞业限制补偿金并支付违约金共计 100 万余元人民币。

当时李成刚与百度争执焦点在于,以公司外派形式进入今日头条工作的李成刚是否算在竞业公司工作。

劳动争议仲裁委认为,庭审中李成刚提供的相关证据明确显示其与非今日头条之外的用人单位建立了劳动关系,而上述单位,与百度并不存在任何竞争关系,故未认定李成刚违反竞业限制义务,在此基础上驳回了百度的上述仲裁请求。

劳动争议仲裁未达成一致的情况下,百度不久后将李成刚诉至法院,这一次百度赢了。

2018年底,该案在海淀法院进行了一审判决。经多方调查取证,法院认为李成刚违反竞业协议行为被判属实。根据判决结果,他需要返还之前从百度领取的全部竞业补偿金,并支付违约金,两者共计83万余元。

在同期的另一例类似案件中,北京市劳动仲裁委员会和海淀法院作出了相同裁决。

委员会要求违反竞业协议、入职今日头条并泄露百度公司机密的百度前员工康泽宇,返还、赔偿竞业限制补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约83万元,停止违反竞业限制的行为,继续履行对百度的竞业限制义务至竞业限制期满。

上述两起案件彼时在引发互联网行业对竞业协议重视的同时,也将今日头条和百度的人才战摆在了明面上。

百度一度是北京互联网黄埔军校,滴滴、美团、今日头条,几乎每家新兴互联网巨头背后都有百度系技术人才,连现任今日头条CEO的朱文佳都曾在百度供职。

过去的百度,或许曾以此为傲,但到了2017年左右,吸纳了大量百度人的今日头条强势崛起,成长为危及到百度自身的庞然大物,百度终于意识到,需要做点什么,以便阻止百度人流向头条了。

冲突不可避免,毕竟百度与头条太像了。

两者的商业模式和业务逻辑都接近,都是通过流量换取广告商业营收,字节跳动因此被认为是对百度威胁最大的公司。日前,头条搜索App的上线,更是意味着张一鸣已然杀入了百度腹地。而头条搜索能够在短期内迅速成军,百度前员工功不可没。也可以这样说:张一鸣对于搜索业务的布局,就开始于从百度挖人。

早在2014年,张一鸣就从百度先后挖走了负责搜索框架的百度网页搜索部技术副总监杨震原,时任百度搜索部主任架构师的朱文佳、时任百度美国深度学习实验室少帅科学家李磊等一批精英人才。

面对咄咄逼人、快速扩张的今日头条,百度很难不紧张。盯紧自家的流量池和人才库,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必然性防御动作。当留不住人才的时候,至少要保证人才不为对手所用,竞业协议是一件有效的“节流”武器,李成刚和康泽宇便是百度通过竞业协议除去前员工“投敌”后患的例子。

要“节流”,也要“开源”。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步履迟缓、被阿里和腾讯“套圈”的百度,这几年在不停寻找新的突破点,无人驾驶就是其中之一。

2014年,百度宣布启动“百度无人驾驶汽车”研发计划。一年后,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成立,时任百度高级副总裁的王劲出任事业部总经理,并喊出“三年商用、五年量产”的口号。

天不遂人愿,2015年6月,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余凯离职,创办人工智能公司地平线机器人,由此拉开百度的离职潮,百度系无人驾驶相关人才相继出走,或另投主顾,或自立门户。

2017年3月,百度开始在无人驾驶领域战略收缩。百度通过内部邮件宣布,对现有业务及资源进行整合,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时任百度集团总裁和首席运营官的陆奇出任IDG总经理。IDG下设自动驾驶事业部、智能汽车事业部、车联网事业部。

此后,百度无人车事业陷入一段沉寂,直至2017年12月,百度将一手创办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的王劲诉至公堂,原因则依旧是竞业协议。

据了解,有百度“无人车第一人”之称的百度元老王劲,在2017年离职后,在美国创办了无人驾驶公司景驰科技,出任公司董事及CEO。他还带走了当时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首席科学家韩旭,后者同年也加入了景驰科技。

王劲

同年12月,百度以王劲及景驰科技“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索赔5000万,指控他违反竞业条约招募百度员工、违反保密协议等他离职前签订的一系列文件。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百度的讼诉对象有二,一是王劲,二是景驰科技。

而该诉讼案引发广泛关注后,王劲辞去了景驰科技CEO一职。2018年3月,和王劲划清界限的景驰科技加入百度Apollo开放平台,成为百度的商业伙伴,百度对景驰科技发起撤诉,同年景驰科技改名为文远知行。

尽管官司在身,但王劲并未就此放弃无人驾驶行业。2019年10月,王劲以无人驾驶初创公司中智行CEO的身份公开出席活动,并毫不掩饰自己对于无人车行业未来发展的看好。

这桩持续两年有余的官司,在两度开庭后,最终由中智行的一则声明来宣告落幕。

2月28日,中智行发布官方声明称,百度公司起诉该公司CEO王劲(原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创立者)“侵害商业秘密”一案,历时2年余时间,终以百度公司撤诉了结。中智行在其官方声明中表示,该公司于28日收到法院裁定书,得知百度公司已于日前撤销了对王劲侵害商业秘密侵权案的诉讼。

中智行在声明中强调,“此案中,百度始终无法证明商业秘密的存在,更无法证明王劲有侵害商业秘密的行为。”并表示,中国知识产权届顶级专家曾就此案召开专家论证会,指出应防止企业利用诉讼和程序阻碍技术人员的劳动自由和创新自由。

由此,百度在使用竞业协议限制人才向自身对立面流动上的举措首次未能赢得胜利。

面对来势汹汹的今日头条和在无人车领域具有争力的前高管,百度需要作出强有力的调整和应对,否则的话,这次撤诉就将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个开始。

本文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武汉seo

关于我们
专业服务
友情链接
最新资讯
联系我们

178-7104-0006

建站服务热线

武汉漠漠网络工作室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鄂ICP备180002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