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7104-0006

百度“储君”沈抖

2020-02-29 00:35:48

文丨吴大郎

出品丨牛刀财经

如果把百度这家公司与中国历史朝代做对比,1566年的明朝则最为贴切。在张黎导演的《大明王朝1566》这部电视剧里,似乎都能找到与百度高管团队与之对标的人物。

牛刀财经对比发现,被百度委以重任的沈抖与则与电视剧《大明王朝1566》中的胡宗宪的处境有几分相似。胡宗宪是严嵩最得意的学生,他一方面对外作战抗倭,一方面执行改稻为桑的国策,都需要自己去尽心尽力,不管是哪一件,做不好都得掉脑袋。

而沈抖是原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的接任者,他面临的局面主要来自内外两个方面一是迎战字节跳动的进击,二是规划和梳理移动生态事业群组。可以想象,对于临危受命的百度“储君”沈抖来说,这无疑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那么,接下来李彦宏、沈抖、马东敏的合作关系,将是事情成败的关键。

一位曾在百度中层的离职人员告诉牛刀财经,“纵使沈少帅雄心壮志,但只要Robin不放权,沈抖还是无法带领百度重回巅峰。”

为什么百度如此重视沈抖?

自去年5月荣升百度高级副总裁后,沈抖很少对外发声。沈抖是被李彦宏钦定的优秀管理者,曾评价他“具有战略视野,敢打硬仗、能打胜仗。”


要理解一个人,就像一条河流不能关注他的流淌方向,得关注他的源头。1997年,沈抖被华北电力大学录取,之后分别在清华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获得了硕士和博士学位。

从发表的40余篇论文来看,他的主要研究课题是利用算法,对用户在搜索过程中的留下的数据进行分类收集。

直到2015年,他仍然会在只有一千多粉丝的个人微博上转发相关学术论文和会议的信息。

2007年博士毕业后,沈抖在微软担任研究员、科研项目经理,从事信息检索和计算广告学方面的工作,多个项目获得美国专利。

2009,他着手创办Buzzlabs公司,致力于为客户提供一个综合性的社交信息收集、分析、反馈的舆情监控平台。2011年,在公司被美国当时最大的商户内容和广告提供商CityGrid Media公司收购后,沈抖也加入CityGrid Media任高级技术总监。

15年的学界、业界经历让他在同一个领域不断深耕,帮助他成长为一个既懂技术又懂产品的人。

2012年,大概是看到国内如火如荼的互联网建设,沈抖辞掉了工作,回国加入了百度。

然而进入百度后,沈抖并没有直接开挂。相反的,刚加入百度的那几年其实并不算特别顺,一个技术天才,要在一群天才的地方崭露头角,无疑是非常困难的,最好的办法就是韬光养晦。

但对于沈抖而言,至少有5年时间都处于“蛰伏期”。

期间沈抖曾历任百度公司联盟研发部总监、网页搜索部高级总监、金融服务事业群组执行总监等。辗转多个部门,沈抖的职级总是徘徊在总监,一直未能真正进入百度的权力中心。

当时沈抖负责百度实时流量交易系统,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来到百度后,做出了几个令他“还算满意”的项目,这其中就包括百度新首页以及百度搜索导流等项目。沈抖曾说:“百度搜索作为一个平台,能成为用户上网的集结点,这里既能帮用户找到他们想要的信息,同时也会为用户推荐他们感兴趣的内容。”

百度内部多名员工表示,早在那时候,沈抖就开始游说百度高层,在手机百度App上推信息流。沈抖描述的其实就是当时的“百度+今日头条”,也就是现在百度APP的样子,可惜当年沈抖只是“一介总监”,人微言轻,而李彦宏也还在和O2O死磕。如果当时李彦宏能接受沈抖的建议,或许就没有现在的今日头条了。

就这样兜兜转转了几年,头条已经开始展现出信息流的威力。而百度此时才刚刚卖掉糯米,逃离了O2O的泥沼,百度急需一个人,一个能带兵打仗的人,为百度开拓出一块新的疆土。

四十出头的沈抖可能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日后会进入这家5万人公司的权力核心层。

2017 年 5 月,沈抖晋升为百度公司副总裁,成为“主航道”负责人。虽隶属于向海龙,但沈抖却能直接向陆奇汇报,李彦宏也会亲自过问,甚至将办公室搬到了其办公区域。

对信息流早有准备的沈抖,没有错过这次机会。

上任当季,百度营收同比增长14.3%,净利润同比增长82.9%;其中移动营收占比 72%,高于去年同期的 62%;截至当年 6 月份,百度资讯流日活用户已超过 1 亿,由此带来的广告收入提升高达 200%。

而顺理成章地,当年底百度成立的内容生态市场部,也就是被戏称为“打头办”的部门,甚至调来了前百度公关总监熊赟,而熊赟则直接向沈抖汇报。

信息流是长在搜索下面的一棵小树,但很快便展现出极强的生命力和战斗力,不出时日,这株小树定能长成参天大树,那到时如何平衡和旧业务之间的关系呢?

好在当时百度外部有今日头条这么一个最大敌人,而扶持信息流业务抗击头条则成为全公司上上下下的共识。在当时,这个问题,被掩盖过去了。

事实上当时便有人分析指出,沈抖正面临着与当年李明远同样的处境。作为已经离任的陆奇战略的现任实施者,如何平衡好与向海龙等百度老臣之间的关系是一大难题。

这不但考验情商,也考验人性。

好在沈抖做的不错,在大踏步创新时不忘和搜索业务搞搞平衡,在 2017 年的百度世界大会上,沈抖提出了百度App 的新定位:“有事搜一搜,没事看一看”。

百度搜索的下一站

搜索,是李彦宏带领百度闯入互联网世界的门票。手握搜索这张王牌的百度,一度成为中国互联网的龙头老大,也曾以为可以凭此一路通关。

但谁也无法阻止一座冰山的消融。

移动互联网登台后,事情不再像李彦宏之前想象得那样简单。

人们使用电脑和浏览器的时间大大减少,取而代之的是智能手机APP里的内容闭环,信息也不再像门户时代那样能够共享,搜索引擎开始逐渐失去原以为固若金汤的流量入口。

2019年1月22日晚,一篇《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的檄文犹如一颗突如其来的深水炸弹,在意想不到这篇文章直指的问题,正是沈抖所负责的信息流业务。

一时间,信息流千夫所指。沈抖当时负责百度的信息流业务,而他第二天又是百家号大会第一个演讲嘉宾。

压力可想而知。第二天,百家号大会,会场已是人山人海,当他上台的时候,略显拥挤的场地空气似乎有些凝固了,所有人都在等沈抖的回应,当然,也有人是想看沈抖的笑话。

沈抖大步走上台,扶了扶他的镜框,也不回避,直接聊起昨天那篇文章:“好多人问我,我昨晚睡得好吗?我还真睡得挺好,问心无愧。”

一个月后,百度对沈抖等三位副总裁进行轮岗调整,沈抖全面负责搜索公司用户产品。李彦宏希望沈抖带领团队充分发挥“搜索和信息流”双引擎的优势,打造“一超多强”的移动产品矩阵,持续建设健康、繁荣的百度内容生态。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是百度为什么会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为什么搜索业务会大幅下滑,有几个原因:

1、百度搜索的效果在大打折扣。比如,在百度上投放500万和投资50万的效果一样。以前,广告商习惯运用百度搜索来做品牌广告,而百度搜索的超大流量也确实给广告商带来许多曝光。

2、竞争者环伺。虽然谷歌离开中国,让百度几乎垄断了国内搜索市场。但随着微信、抖音、头条这些强内容、强服务平台的崛起。已经分流了用户的眼球,用户打开百度搜索想获得内容和服务的几率在减少。

3、百度账号体系之痛。在寒冬之下,商家更加注重实际与用户的重度连接,希望广告投放的一金一银能带来长期的价值,而搜索引擎因为账号体系的缺失,流量与商家只是轻度连接,用户浏览完就走了,商家无法分辨用户身份,也无法对庞大的搜索流量精细化运营。

而互联网广告市场里,百度的竞争对手众多,今日头条、腾讯都在全面发力信息流广告和效果广告业务。但在疫情时期,广告主对广告投入已明显谨慎,如趣头条等互联网公司均对广告收入的业绩预期进行调整,百度所仰仗的广告业务短期内难以看到复苏迹象。

沈抖能带领百度突围吗?

与百度其他高管风格不同的是,沈抖低调务实,不张扬,不做个人包装。

让合适的人去做合适的事,是沈抖的用人原则。“你要知道自己的长项和弱项,要善于表达自己的观点和主张”,他鼓励员工去做他们喜欢做的事情。

沈抖在百度内部还组织了“沈抖面对面”,主动推动员工之间的坦诚开放沟通。因此,沈抖个人的威信也逐渐建立起来,百度内部对他寄予了厚望。

有人说,一手缔造竞价排名的老臣向海龙离开百度,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向海龙的“退”与沈抖的“进”,可以看作是互联网技术趋势的新旧迭代。向海龙所代表的大搜索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下不再是主流,而沈抖所领导的信息流业务正冲向互联网舞台的中央。

沈抖负责的信息流业务表现出色,也是其得以升职的重要原因。李彦宏在内部信里这样评价沈抖:百度内部成长起来的优秀管理者,具有战略视野,敢打硬仗、能打胜仗。

但是也有高层人士向媒体表示,即使沈抖身担重任,李彦宏也不会将变现的任务将给他,无论是向海龙还是沈抖,都未曾有机会参加李彦宏主持的每日晨会。

沈抖所负责的两大主力产品:百度的移动端和小程序,在过去的两年时间经历过强推之后,似乎也开始遇到瓶颈。2019年第四季度,百度移动APP的日活用户为1.95亿,仅比第三季度的1.89亿新增600万。实际上,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百度移动APP的用户就增长几乎停滞,百度第二季度财报发布时,移动APP用户为1.88亿,第三季度增长仅为100万。

小程序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截至2019年12月底,百度小程序月活用户为3.16亿,仅比第三季度的2.9亿新增不到2000万,第二季度为2.7亿,环比增速连续两个季度低于10%。

实际上,即使这样的成绩,也是百度强推的结果。百度在全面转型移动端后,当用户浏览百度搜索结果时,会跳到百度APP,给百度带来所谓的客户端日活、月活。

美团网创始人王兴曾经吐槽百度的这一体验,称“在Chrome浏览器里点击百度搜索结果总是会跳出到百度App,为了解决这个恼人的问题,我把百度App删了。”

可见,沈抖在百度负责的业务,早已进入了一个瓶颈期。

细心的人会发现,如今搜索业务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多家互联网大厂都在重新提供搜索服务。微信的搜索功能在逐渐地完善,未来可能成为搜索的一个强手。

还有针锋相对的字节跳动,去年开始推“头条搜索”,并扬言就是“瞄着第一去做,瞄着第二没有奔头。”值得一提的是,喊出这句话的,正是现任今日头条CEO,也曾是原百度搜索部主任架构师朱文佳。

而这些,都指向了沈抖如今负责的搜索业务。

财经资深记者宋玮在《百度巨变:陆奇来了,马东敏也来了》一文末写道:“带领一家公司走出泥沼,甚至走向伟大。职业经理人是无法完成这个使命的,最终还是要靠Founder来实现。”接下来,沈抖的职业命运将走向何方,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武汉seo

关于我们
专业服务
友情链接
最新资讯
联系我们

178-7104-0006

建站服务热线

武汉漠漠网络工作室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鄂ICP备18000247号